哈尔滨工业大学 @这是一场年龄跨度近70岁师生间的对话

阅读次数:132 发布日期:2019-11-20 11:24:13


哈尔滨工业大学

介绍

“要实现第二世纪的目标,你是主力军。说实话,我非常羡慕你们这一代人。前几代人的梦想将在不久的将来最终实现。这项任务光荣而艰巨。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实现中国梦,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需要我们朝着同一个方向共同努力,为之奋斗。”

10月12日下午,国家教师职业道德典范、哈尔滨工业大学“八百英雄”的杰出代表、中国工程院86岁院士秦玉坤教授来到第二校区辛集论坛,向“00后”学生讲述哈尔滨工业大学曲折辉煌的发展历史以及他们在学习、教学和科研方面的经历。 向每个人传授“做人、做事、做知识”的原则,向许多学生传递学好知识、提高能力、争取爱国主义、做出贡献的信息,在青年学生中引起强烈反响。

秦玉坤院士参观辛集论坛

20世纪50年代,来自世界各地和祖国各地的800多名青年教师聚集在北方边境国家,承担哈尔滨工业大学的主要教学和科研任务,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1957年,这支当时平均年龄只有27.5岁的教师队伍被哈尔滨工业大学称为“八百英雄”。2010年来到这所学校的中央组织部的研究报告对哈尔滨工业大学的老一代“八百英雄”描述如下:“正是这些年轻人,铭记国家的高度信任,肩负艰巨的使命,扎根东北,努力工作,毕生致力于共和国的工业化。”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八百英雄”为国家争光,为时代写下了传奇。人民日报、新华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科技日报、新华社、光明、中央电视台等中央媒体广泛而深入地报道了他们的爱国斗争和成就。

秦玉坤院士作为代表上台领奖。

秦玉坤是哈尔滨工业大学老一辈“八百英雄”的代表。2019年5月10日,在2018年“感动哈尔滨”年度人物(团体)颁奖典礼上,哈尔滨工业大学“八百英雄”荣获“感动哈尔滨”年度团体称号。他和团队成员作为代表获得了该奖项。他深情地说:“我们国家的需要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我们国家的力量是我们一生的不懈追求。”对秦雨坤生活足迹的概述表明,这句话是恰当的。

“人民解放军就像后来电视上播放的一样进入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官兵都躺在路边的地上,没有打扰到人们。”秦玉坤生于1933年,在上海的法租界长大,经历了“中国土地与外国人不平等”和“国民党接管上海后的腐败”。上海解放后,物价的稳定和社会氛围的改善使包括秦玉坤一家在内的中国人看到了一个新政权——中国有了真正的希望。

“国家,国家,没有哪个国家有家?国家富强,我们等待幸福。当国家陷入困境时,我感到羞辱。个人命运总是与国家的未来紧密相连。只有当国家强大时,我们才不会被欺负。这一概念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记。”秦玉坤从1894-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和中东铁路建设的历史开始,谈到了日俄铁蹄下中国人民遭受的屈辱。他还结合自己的所见所闻讲述了租界人民的苦难和日本侵华期间的恶行。国家和民族的不幸激发了他成为一个强大国家的梦想。当他进入大学时,“工业力量”成了他唯一的选择。1950年,他进入交通大学机械制造系,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名大学生。1953年,中国刚刚开始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人才短缺。他和他的同学提前毕业,为全面建设新中国做出了贡献。

面对工作任务,秦玉坤想去新中国最需要的东北。当时,许多像秦玉坤这样的年轻学生抱着建设新中国的信念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在家人的支持下,秦雨坤于1953年8月被分配到哈尔滨工业大学担任研究生教师。

《青春》中的秦雨坤

“新中国有很多工程专业,我们哈尔滨工业大学是中国第一所。哈尔滨工业大学作为一所实力雄厚的工程学校,为国家建设提供了大量人才。”秦玉坤院士谈到了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历史。每一所哈尔滨工业大学都为自己对人才输送和国家知识储备的丰富而自豪。

尽管学习不是问题,秦雨坤起初并不习惯哈尔滨的生活。冬天零下30到40摄氏度的严寒中,风像一把刀子一样刮在他的脸上。他没有看见面前的玉米,也没有吃碗里的高粱米饭...尽管生活条件艰苦,他不仅没有抱怨,相反,他很高兴:“看到大学在建,工厂在建,城市在建...整个哈尔滨日新月异。”在这欣欣向荣的景象下,秦雨坤感受到新中国蓬勃发展的活力,异常激动。

20世纪60年代秦玉坤的表彰

秦玉坤最初来哈尔滨工业大学学习机械设计,但计划跟不上变化。经过一年的俄语预备课程后,学校决定将他转到新成立的锅炉专业与新的苏联专家马克西莫夫(Maksimov)一起学习。“我没有专业,这个国家需要的是我的专业。”尽管打乱了先前的安排,秦玉坤毫不犹豫地无条件服从国家分配。

随着招生规模的不断扩大,哈尔滨工业大学迫切需要加强师资队伍建设。1955年春季学期,研究生秦玉坤正式成为“小老师”。22岁时,他开始了他的教学生涯,并在教育研究的前沿与其他“小教师”并肩作战。这群人是未来著名的哈尔滨工业大学“八百英雄”。

秦雨坤当时认为他还在学习,但他必须给别人讲课。他总是担心自己学不好,听不懂。虽然压力很大,但他精力充沛。为了丰富教学内容,他彻夜未眠地阅读俄文原版教科书,整理专家笔记,准备两份中文和俄文讲义——讲义最初是用俄文写成的,只有在苏联专家签字批准后,他才能将其翻译成中文授课...

“说实话,那些年我很少在12点睡觉。直到午夜过后,我才睡得着。”学习、讲课和准备新专业。没有正式的教材,秦雨坤“自力更生”投入了很大精力写作。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初稿终于在1959年完成,并由学校油印出版。20世纪60年代初,国家把重点放在教材建设上。本内部教材于1963年由中国工业出版社选择并正式出版。这是我国第一部锅炉专业课程《蒸汽锅炉燃料、燃烧理论与设备》的全国统一教材。

秦玉坤院士参观中央电视台讲堂

在过去60年的教学中,秦玉坤一路勇往直前。即使面对逆境,他也经历了更多的挫折和困难。“文革”期间,他在中国首次提出了自然循环热水锅炉的改造计划,开启了中国供热锅炉制造史上的新篇章。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他一直从事煤粉燃烧和污染物减排技术的研究,开发了一系列引气煤粉浓淡燃烧器,其中水平浓淡直流燃烧器的性能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该项目获得黑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和2000年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进入新世纪后,秦雨坤考虑到梯队建设,逐渐退到第二位,转向对中青年教师工作的更多支持。近年来,他和他的团队致力于研究低氮氧化物排放的煤粉燃烧技术。他敦促实施的国家燃煤污染物减排工程实验室于2008年11月获得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批准。2015年,秦玉坤参与并弟子李正琦负责“高性能中心煤粉旋风燃烧技术”项目,该项目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

秦玉坤院士正在指导学生

讲座结束时,秦雨坤向学生们表达了他的深切感受:“学得好,做得好”他说爱国主义不是夸夸其谈的问题,而是实践的问题。首先,我希望大家树立崇高的理想,脚踏实地地努力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次,我希望学生有团队精神,知道如何与他人合作。将来,你不能一个人做一件事。你必须有团队合作。作为团队的一员,只有正确处理好关系,你才能发挥自己的作用。如果你斤斤计较个人利益,你将一事无成。最后,生命是有限的,知识是无限的。在大学期间,一个人应该学好知识,提高能力。只有提高他们的学习能力,他们才能不断学习新知识,解决大问题。

秦玉坤院士向学生传递信息

“你们这一代的学生都20多岁。新中国成立100周年时,他们将50多岁。他们正是开始职业生涯的年龄。因此,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将在你们手中实现。”这匹老马跌倒了,目标是几千英里。秦雨坤从未停止过对梦想的追求。他的事业需要一个接班人,他把成为一个强大国家的梦想托付给了新一代年轻人。

讲座中爆发出几声热烈的掌声。学生们深受哈尔滨工业大学老一辈“八百英雄”爱国斗争和贡献的精神和行为的影响。一些学生说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八百英雄”精神就像一座灯塔。秦老师是我的榜样,他无私地把他的一生奉献给了国家的科学和教育,并指引我在未来继续进行爱国主义斗争。一些学生高度赞扬老人“学得好,做得好”的态度。他们决心秉承校训“严格规范,精湛功夫”的精神,努力学习,争取早日成功,为国家做出贡献。一些学生说秦老师的话让我受益匪浅。我必须进一步继承和发扬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八百英雄”精神...

来源|哈尔滨工业大学新闻网

照片| Yoshinori Asru

责任编辑|孙洪阳

值班编辑|黄超刘旭

500彩票 彩客网 北京快乐8下注